花狸子

这个人爱好的CP很多很杂很冷,就差加特技了。

冬日*后续

远方有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响,估计是木叶村的孩童开始庆祝狂欢了。在新年时因处于村子边缘而显得有些清冷的族地,里面的气氛更有些诡异。

宇智波止水黑线地感受着饭桌上不那么祥和的氛围,心累地想要扶额。坐在他旁边的鼬目不转睛地看着对面的佐助和鸣人。

鼬,你不要继续找他们两个的JQ了好吗?这种蠢哥哥模式你不要开好吗?

当然止水的吐槽只能闷在心里,他们对面的那两个小子显然毫无自觉,他们的斗嘴就一直没停过。

他原来印象里的佐助,别扭又羞涩,一直黏着他哥哥不放,但是在鸣人面前就变得毒舌,容易炸毛,比以前还别扭。

然而,还是个兄控。

所以尽管对面的拌嘴不断,两人一言不合就准备大打出手,但佐助还是把争斗压...

去留已决

那时的春天似乎是来得早些,不不,更贴切地说,那时的地狱,红雨下得真多啊。


日本地狱的大鬼小鬼几乎都知道,阎王大人的第一辅佐官,地狱里最为严肃认真,以令鬼怪闻风丧胆的残忍成名的鬼灯大人——


如今,开始恋爱了。


宁静的桃源也因此喧嚣不已过,往日碧落中一处山清水秀的净土,生生被这么个不值钱的消息破坏了氛围。


他原来就在桃源开药铺,那时桃源的不安宁让他稍稍有过一点不习惯。


店里买药的每位女客人总是三句话不离鬼灯,末了还挂上一张郁郁寡欢大有后悔莫及意思的表情。


那才是最让他抓狂的地方。 


在他不知道的时候,这些女孩子们的心里竟然侵入了这么个混蛋的身影。...

冬日

1.这是日常的止鼬,和平时代就当作半架空吧ORZ

2.我知道我OOC了啊我知道的(泣)止水的性格是什么我都不知道了

3.这篇相当短,且渣

4.真的希望他们能平和地度过日常的每一天,杀戮不适合他们的幸福


   大雪初歇,天地白茫茫一片。雪降落到地上,吸纳了一切声音。

   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,雪果然在木叶的新年如期而至。虽然也不知道是谁想到的“新年就一定会下雪”的设定,但是今年很准时。

   宇智波止水眨眨眼,因为雪的缘故即使将近傍晚外面依然明亮。

  “鼬,准备好...

グロリアスデイズ

I don’t stop!! Glorious days

我不会停息的!!辉煌的日子


掴みたいモノがあるから

因为有想要抓住的东西


何回だって立ち上がる

无论多少次都会重新站起


もがき求めた想いを

挣扎着寻求的情感


强く愿って繋いだ

被强烈的期盼萦绕


I will save you so just trust me

我会去救你的,所以只要相信我就好了


啊啊啊银魂新ED太戳心,又萌上新CP了好吗,现在只想写银高啊啊啊啊啊啊(失控中)

七日叛逃

    槙岛圣护从未被他人背叛过。


   在一开始不付出信任便不会得到背弃。


   所以男人的出走,算不上背叛。


   进攻诺娜塔,他们所计划扯下西比拉女巫的无趣的裙裾的时刻只剩七日时。


   崔求成毫无预兆地消失了。


   托他做的头套放在玻璃茶几的中央,偌大的房子静静地被带离另一人的痕迹。


   而他喜欢的书,...

风过也

   林敬言乘飞机从呼啸奔到霸图是早上5点,队里一大票队员给他做的最后践行是一群人出去又是唱歌又是喝酒,大有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不复返”的气势。

   结果老板看着一帮人忽喇喇似大厦倾的壮观景象,战战兢兢地拉着林敬言问:“你们喝酒还掺药了?”

   林敬言一愣一愣地,结果他在呼啸的最后的一天依然心很累。

   最后醉倒的回酒店睡,没醉的网吧包夜再到网游里聚一次缅怀一下他们共渡的那些时光。

   七年,说长不长,说...

绿萝

想回去吗?
他意外地看了一眼身边粗犷的男人,男人扛着用绷带缠紧了的鲛肌大刀,嘿嘿地笑着。
不。
他简短地回应了一句,眼睛却并不从木叶上离开。
鬼鲛不耐地“啧”了一声,“不还是念念不忘吗,宇智波家的大少爷。”说归说,鬼鲛还是没办法站在了他的身后,等待着他这个“磨磨蹭蹭”的搭档。
大蛇丸不久前才进攻的村落,正在按部就班地重建,他看着看着,觉得木叶变了很多。
虽然他离去之前这里的房屋也一样被破坏得岌岌可危。
地面上没有老旧的血迹,也没有紧急踩踏出的坑坑洼洼。木叶朱红色的大门大敞着,花店里居然还有丰富的鲜花。
还有……天空。
什么时候变了色?
不想回去,现在倒成了真实。

走吧。
他抢先走在前面,脚步很快,仿佛不想在这里停留多...

©花狸子 | Powered by LOFTER